首页 > 励志美文

人也可以变成神AUP7156-93074

更新时间:2020-03-25 15:59:45来源: 责任编辑:admin
导读:人也可以变成神此刻,我正撑着雨伞,站在福建北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戏台前。身旁是一片兴高采烈的人们,耳畔是一腔浓郁地方色彩的客家话,眼前是一片绚丽夺目的彩灯,彩衣……而这一切,在迷蒙细雨的笼罩下,在原汁原味的昆曲唱腔中,让我恍然置身于梦中!雨下得有点大了,戏台前的男女老少却越聚越
人也可以变成神

  此刻,我正撑着雨伞,站在福建北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戏台前。身旁是一片兴高采烈的人们,耳畔是一腔浓郁地方色彩的客家话,眼前是一片绚丽夺目的彩灯,彩衣……而这一切,在迷蒙细雨的笼罩下,在原汁原味的昆曲唱腔中,让我恍然置身于梦中!

  雨下得有点大了,戏台前的男女老少却越聚越多。从全国各地回家的年轻人彼此之间热情地打着招呼,带小孩的还要争着抱上一抱;老人们呢,有穿新衣的,有叼着烟卷的,他们大多对着剧中的旦角指指点点,兴奋的神情不亚于年轻人。

  “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啊?”同来的菜菜连伞也不撑,说是淋雨的感觉最刺激。

  “我们吴姓十三年才轮到请一次啊,就好像年轮一样,我们村仅有一位老人经过七次啊!明天盛大的接神仪式更叫热闹呢!”尽地主之谊的迎春,不时地跟同乡聊天,听到我们的对话,就凑过来充当解说员。

  从孔孟之乡来到此地的我,做梦也不会想象在高科技如此发达的世界里,还会有这么一群信仰如此虔诚的人们,他们中的年轻人也大多受过高等教育,有许多还在北京上海厦门等地工作,有的还从美国、台湾专程赶来。

  “你们到底要请的是何方神圣啊?还要全家族的人回来祭拜?”我实在抑制不住心底的困惑,眼前原始的淳朴之风与现代生活的光怪陆离形成了一个神秘的面具,我的学识无法解读,悟性无法穿越,思想无法了悟,只能请教。

  迎春呵呵笑了起来,指着戏台门口的巨型充气佛像说:“那不是写着吗?——珨瑚侯王。”

  我也呵呵笑了起来,因为她的发音是客家话,不是汉语拼音的发音。

  见我奇怪,她跟菜菜嘀咕几句,好像看用普通话怎么给我解释吧。正说话间,迎春被外地回家的朋友拽走了。菜菜钻进我的雨伞说:“本地人也叫迎公太的。”

  “珨瑚公太何许人啊,为什么如此受到当地人民的敬重呢?”我真好奇的不得了。因为恍如隔世的感觉让我头脑有些发晕。

  “哈哈,”这次轮到菜菜笑话起我来了,“时代太就远了,好像没人能说的很清!现在最主流的说法是王审知,但那是被雕刻在同一根木头上的三尊神像,其真身倒有些象长汀县涂坊乡涂、赖、龚三姓雕刻在同一根木头上的祖先神。传说中该神原是金铸,被盗后,改木雕。这些都无法考证了。连城那边也有人说是王氏三兄弟,卢氏三兄弟的。不过,我们这儿每个地方的人都是坚信老祖宗的说法呢。”

  “奥?那到底是几个神啊?”

  “三位神啊!”

  “那怎么又有王审知?”

  “你也别问了,我也说不清!百姓崇拜,自有其崇拜的理由,最起码,老百姓是崇拜正义的,我们只当“珨瑚侯王”是正义的化身就行了呗。”

  雨越下越大了,春天的寒意却没止住人们的热情。与其说看戏,倒不如说是一次天南海北的亲情大融合,而这一切都源自这方水土,这方人血脉中的一种信仰。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信仰的魅力。

  迎春笑呵呵的跳着回来,跟菜菜耳畔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客家话,然后拉我回家睡觉。

  兴奋加之好奇的我怎有睡意啊?再说刚才的对话还是一团迷雾呢?洗漱完毕,自己静静地打开手机,迷惑的不仅仅是问题啊?百度搜索一下吧:福建长汀南部连城的西部,原“河源十三坊”(现在还包括南山镇、涂坊镇、河田镇的一些村庄)的一大片区域内十三坊的乡民,几百年来共同信仰供奉着同一个神灵---珨瑚侯王。本地人叫“迎公太”。一年一村,由来已久。

  先看看这个传说吧——

  唐朝突厥「颉利可汗」乘唐朝內乱,大举入侵。太宗李世民遣尉迟敬德出战,大败突厥。未几,颉利又再入侵,到达渭水便桥,並遣使臣到長安示威。太宗於是亲率六骑到渭水,与

  颉利隔河相战。颉利要太宗交出一半天下,在作战中逼得太宗催马跳入河中,奇怪的是,这马却不会沉入水中,原来是这匹马的四蹄下都有一只纯青的青蛙托着,這時唐朝大军亦陆续到达。颉利见唐军军容鼎盛,以为无隙可乘,于是与太宗议和,随即北归,此即为历史上的“便桥会盟”。太宗事后方知,这匹马的四蹄下纯青的青蛙,即是太宗身上纯青的玉蛙所为,太宗即封玉蛙为“珨瑚侯王”。[珨,《康熙字典》音“洽””。“珨瑚”者,玉饰也]。

  “便桥会盟”是历史,其中故事自是口头文学,远古传诵至今,也只能是民间传说而已,至于为何北方的传说会来到福建而成为闽西地区百姓中信仰的神灵,“珨瑚侯王”又是如何成了王审知?

  再查——

  王审知是唐代十国闽的开国君主。唐末和他的兄长王潮起兵,入据福建,被封为闽王。据记载,王审知"为人俭约,好礼下士"。他在位期间,鼓励垦荒,兴修水利,建城池,办学校,招纳中原名士,积极经营海外贸易,为当时闽国的社会稳定、经济文化发展和人民安居起了积极作用,被八闽人民尊崇为八闽人祖、开闽王。现在福州庆城寺的闽王庙,原来是王审知的故宅地,是后晋所修。从宋代到清代,历朝郡守都加以供奉和修缮。庙内藏有王德政碑一通,是福建百姓请旨所立的。

  王审知是否就是河源十三方所尊敬的太公,的确有不同说法。《培田吴氏族谱》泰均公在《珨瑚公王辨》中,认定此迎的太公“珨瑚公王”即为闽王王审知,称其曰:功德遍及全闽,馨香宜流万载,云云。长连十三坊福主也。

  ……

  今天的新鲜内容太多了,多到我的大脑撑涨的有点痛了。是非曲折也罢,“迎太公”只是表现为一方百姓对曾经对己有恩,对国有贡献的明君的缅怀,谁对咱好,老百姓心里自有一杠明秤。这样想着,不知什么时候,就迷迷糊糊地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第二天天还没亮,我就被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惊醒。起床一看,整座小镇早已被鞭炮的硝烟弥漫,远处的青山成了蜃楼。家家户户门前香案林立,红色的迎神条幅挂满大街小巷,彩色的大型氢气球点缀在空中,连滑翔机都带着巨型条幅巡游……

  走到院中,请神的香案红烛灼灼,贡品丰富。本家的壮年男子忙着杀鸡宰鹅,然后用鸡血在堂屋门前的地板上写上大大的“福”“寿”二字。小男孩儿呢要负责放鞭炮,一直要把自家的门前道路放成红色的地毯。女人们则在厨房忙着准备食物。据说请神来之后,第一天要竞标请神守护,光是竞标就得七八天。以后再挨家挨户轮守。一般情况有钱人一家轮护一天,一般的家庭则几家合起来轮护一天。明天轮到迎春家守护,所以她

  家就如此热闹。我心里窃喜,哈哈,选日子不如撞日子,这可是撞上了。光今天准备工作中,她家就要有近一百口亲朋好友前来庆贺,迎春家的主妇们至少要准备出十桌的酒席来。迎春家的主人,也就是她的父亲早在凌晨四点钟和其它各家的主人出去百里外接神。

  看着身边所有人都忙得不亦乐乎,只有我和菜菜兴奋地不知该做些什么。正当我们想跑出大门时,街上突然传来一声声响亮的孩童声,大喊——神来了!

  瞬间,越来越紧密的鞭炮声响起,整条马路瞬间给铺上了红地毯。

  我们踩着地毯跑到大道,开路的礼炮车正好驶过,紧跟在后面的就是浩浩荡荡的迎神队伍。打着“恭迎珨瑚侯王”的巨型条幅的小伙子走在最前,一车车精心供奉的猪牛全羊紧随其后。路两旁恭迎的人们都是兴奋加恭敬,有的手里拿着香,有的手里拿着相机,还有的一直跟着队伍,嘴里一直念念有词。

  华丽的伞盖方阵来了,巨型的宝座方阵来了,经过精挑细选后的童男童女骑着白马来了,神情威严的壮年男子手捧珨瑚侯王的原班仪仗法器来了,人群开始变得有些骚动了。不少妇女开始拿着高香插到游动的巨型香炉里,有的还带着写满全家人姓名的红色纸条儿——因为,珨瑚侯王的神像及牌位就要来了,这个曾经被封为“闽王”的人,就要带着五谷丰登,风调雨顺的福祉来了,他要赐福这方,赐福给这吴姓一族!

  我踮起脚尖,试图看清珨瑚侯王的神像,可是实际却不像我意料的那么简单,因为不仅焚香磕头的人堆满了街道,而且抬仪仗的八个大汉神情肃穆庄重,再加上他们身材威猛,几乎靠近不得!环视周围,磕头的人们开始更大声地嘴里念念有词,他们双手合十,他们神情肃敬虔诚的让我有些惭愧自己的非分之想了!

  错过去可就在得再上十三年啊!

  这个念头一出来,我又快步从人缝中挤过去追上仪仗队,跳起来看那红帘轿子中的庐山真面了——细节看不清,但果然是雕在一个基座上的三位神像,而且每位神像的颈部都挂满了亮晶晶的金器挂件。

  我呆呆地看着,心中弥漫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:

  佛教里面的神灵都是天国冥界,虚无缥缈的灵幻人物。珨瑚侯王,别管是王审知,还是卢氏兄弟,亦或是王氏兄弟,可都是在人类筚路蓝缕历史上可考可究的真人啊!能把人变成神,进而这么虔诚的顶礼膜拜,我想好像已经不是什么神灵迷信的力量的吧?看着四周青山绿水,一派的轻灵景色,似乎有一种巨大的教化力量扑面而来——只要你足够强大,只要你能造福一方,你就会成为百姓心目中的真神啊!

本文由 青豆美文网 编辑整理!欢迎分享!转载请注明出处:人也可以变成神AUP7156-93074
  • 上一篇:所谓万般无法,都只是还不敷爱RRW989-6312
  • 下一篇:返回列表
  • 标签 太宗 迎春 我们
    ●【更多精彩内容】●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最新发布